2017年传统婚纱影楼面临的危机

曾经华东地区影楼典范七层大楼老店变成临街小门面老牌婚纱影楼搬迁引发行业震动

凯帝婚纱摄影搬迁通知

凯帝是宁波资格最老的婚纱影楼之一,开办20多年来曾经风头一时无两,之前在镇明路上租下一幢七层楼房作为总部。今年4月,凯帝收缩门面,七层楼房退租,搬迁至隔壁一间一百多平米的门面。

【热点追踪】

曾经七层大楼变成临街小门面老牌婚纱影楼搬迁引发行业震动

5月16日下午两点半,梁祝文化产业园地下一层办公室,宁波婚庆行业协会召集主要婚纱影楼负责人开了个座谈会。原计划邀请50个人,实际参会的只有10多人。

同行见面总会聊些生意场上的事。去年赚了多少?今年营业额如何?不过,当天的座谈全程笼罩在低气压之下,影楼大佬开口必聊“凯帝搬迁”,说起传统婚纱影楼的经营现状,一个个愁云满面。

“凯帝从镇明路上的七层楼里搬出来了,旁边开了一个小门店。”

“凯帝老板也换了,名字也不一样,原来是大地的地,现在是帝王的帝。”

“听说他们要转变经营思路。”

……

影楼大佬们对凯帝搬迁众说纷纭,但普遍认为这是品牌婚纱影楼无力抵抗市场寒冬的一次全面撤退。

记者了解到,凯帝婚纱摄影,前身是开办于1996年的凯地婚纱摄影有限公司。这家22年老牌影楼曾经风光无限,鼎盛时租下镇明路上一座七层电梯楼,装修成摄影皇宫,成为镇明路婚纱一条街上最靓丽的风景。规模最盛时,单店营业面积达6000平方米,员工上百人,是华东地区单个规模最大的影楼之一。

昨天,记者前往镇明路一探究竟,摄影皇宫大门紧锁,门上贴着搬迁通知。根据指示,记者往前走了不到十米,一个装修朴实的小门面正是凯帝摄影新址,上下两层,一层占地一百多平方米,隔出前台和两个接待单间,大堂稍显拥挤。三张桌子,几把椅子,由原来的豪华单间接待变成了“背靠背”接待。

服务范围也从原来的婚纱摄影扩展到亲子写真、全家福、艺术写真和儿童摄影等,价格亲民,婚纱摄影主流价位在5000元上下。“如果碰上活动,价格会更优惠。”店员说。

随后,记者也从凯帝婚纱摄影负责人马绪永处得到证实,由于房租和人工成本不断上升,婚纱摄影行业竞争激烈,凯帝舍弃了镇明路上一直使用的七层大楼,搬迁至金光中心三楼。“去年接手凯地之后,我们就开始考虑这个事情,婚纱摄影的蛋糕正在变薄,抢食的人却有增无减,日子不好过的并不是只有我们一家。”马绪永说。

【市场观察】

甬城新人消费观念转变半数以上青睐旅拍和创意婚纱

凯帝搬迁让镇明路婚纱一条街冷清许多,日湖婚庆广场也不似之前的热闹繁华。之前门挨门的婚礼策划、婚纱摄影店,如今冒出不少养生馆、美容院和超市。“以前这里是拿着钱排队求租,现在挂个转让,一两个月没人接。”一位店老板说。

婚纱摄影蛋糕变小,市场饱和竞争激烈。这是记者走访宁波婚庆市场之后的感受,也是影楼大佬的共识。“在外地人口没有明显增加的情况下,本地适婚人群逐渐减少,长期来看婚纱摄影,包括整个婚庆行业的市场肯定是慢慢萎缩的。”马绪永分析称。

不过,更让影楼大佬束手无策的是,“90后”的消费观念正在发生变化,他们并不愿意在婚纱摄影上砸钱,也不认为这是“刚需”。

百合网发布的2017婚礼状况调研报告显示,近10%的新人认为没必要拍传统婚纱照,40%多的新人愿意选择品牌影楼,剩下五成更青睐旅拍、创意婚纱和个人工作室。

“这个数据和我们的调查基本吻合。”宁波梁祝文化产业园商业管理分公司副总经理忻海滨说,之前他们对宁波婚庆市场做了个调查,大部分新人并不愿意在婚纱摄影上砸钱,主流消费水平在6000元左右。

“闺蜜结婚,我给了她内部价还是被拒了,最后花两千块钱找人拍了拍。”一品牌婚纱影楼营销经理张小姐告诉记者,被拒的理由是,这东西就是个形式,没必要花大钱。“20多斤重的水晶相册一年也不翻一回,放在家里占地儿还积灰。闺蜜说完,我半天没接上茬。”张小姐分析称,现在的年轻人不像70、80后,认为结婚一定要找个大品牌影楼,把自己拍得和公主、贵妇一样。“90后不看重品牌,更忠于表达真实的自我。”张小姐分析称。

【行业动态】

私人定制渐成时尚九摄影师开个人工作室

“拍婚纱照,90后比摄影师有想法。”玩了十多年摄影的谭鹏,之前在婚纱影楼做摄影师,现在开了家个人工作室。

“前两天朋友发来两张图,说要拍这种婚纱照,看了之后彻底懵圈。”谭鹏说,一张是京剧脸谱,一张是明星圈里大热的民国风写真。谭鹏看了之后,开始做方案,布景、道具、灯光都有讲究,高端器材需要租赁,化妆师和修图师还要联系北京上海的圈内“大牛”。

“影楼是程式化操作,不可能专门给你布景拍摄,这样的照片只有工作室才能完成,价位也不低。”谭鹏说,不同于传统影楼,有想法,追求个性的90后新人更青睐工作室,但个人工作室并不都是高端代名词,其中大部分老板都是从影楼出来的摄影师,水平参差不齐。“有一朋友让我帮他修婚纱照,片子在工作室拍的,裤子拉链还没拉上,光打得也不对,糊弄一下吃瓜群众还行,放在摄影圈里根本没法看。”

“我们20个摄影师走了10个,剩下10个人中9个开了工作室。”萝蔓朵婚纱摄影创始人姜雪萍笑称,传统品牌影楼成了个人工作室的“黄埔军校”,“一万块钱,在苏州能买一卡车婚纱,设备不用太高端,狗头机拍拍就行,门面也不用开在繁华地段,美团、大众点评上推一下,投个七八万块钱就能开家工作室。”姜雪萍坦承,由于工作室争夺客源,他们的业务下降近三成。“真正的谷底还未到来,未来一两年日子更不好过。”

【产业应对】

转变模式抱团取暖依托互联网整合线上线下资源

客群减少、需求变化、个人工作室异军突起……传统影楼面临的压力显而易见。

“这次搬迁实际上是甩掉包袱,走轻资产运作模式。我们一方面拉长产业链条,另一方面精简人员,把化妆、拍摄和修图、制作等中间环节外包给第三方,专注做品控做服务。”马绪永说,这是传统老牌影楼面临困境的一次突围。

宁波市婚庆行业协会秘书长许立群指出,由于商业模式的变化,传统婚纱影楼正在不断瓦解,个人工作室良莠不齐,消费纠纷时常发生。“传统影楼要改变营销模式,依托互联网,整合线下优秀的摄影机构和摄影师,走一条‘互联网+摄影+金融’的模式。”

之前有家江苏四线城市的影楼老总来第一网销公司谈合作,我被一个他的一些话触动了,他告诉我,他为什么要下定决心做好互联网! 他说:做了互联网,生意又不会下滑,好歹我是在努力想做好公司。 最多就是保持原样,但如果,我没做,别人上网找到的都是竞争对手,白白丧失机会。 别人都说自己网上接单子,拓宽销售渠道,公司正规,我只能靠关系,靠转介绍,那感觉……

最后他说了一句很震惊很正确却又很简单的一句话!那就是:从来没有哪一个人,因为做了互联网而破产的。

是啊 ,多么痛的领悟啊 ,从小编这么多年接触那么多全国各地大小影楼老总或者网销运营经理来看,越来越多的老总也开始重视网销,也可以通过一些渠道投放或者学习或者合作能把网销业绩做的有模有样。当然总有那么一部分经营者还是固有思维,觉得做好服务品质,靠老客户转介绍就行,网络做不做都无所谓,改变一个人思维很难,只有等市场和时间来改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